<thead id="9vlhp"></thead>
<menuitem id="9vlhp"><ruby id="9vlhp"><th id="9vlhp"></th></ruby></menuitem>
<thead id="9vlhp"><ruby id="9vlhp"></ruby></thead>
<thead id="9vlhp"><ruby id="9vlhp"></ruby></thead>
<var id="9vlhp"></var><var id="9vlhp"></var>
<thead id="9vlhp"><ruby id="9vlhp"></ruby></thead>
<thead id="9vlhp"></thead>
<var id="9vlhp"></var><listing id="9vlhp"><ruby id="9vlhp"><noframes id="9vlhp">
<var id="9vlhp"><dl id="9vlhp"><progress id="9vlhp"></progress></dl></var>
<thead id="9vlhp"><del id="9vlhp"><noframes id="9vlhp">
<var id="9vlhp"><dl id="9vlhp"><progress id="9vlhp"></progress></dl></var>
<menuitem id="9vlhp"><strike id="9vlhp"></strike></menuitem>

廊坊新闻网-主流媒体,廊坊城市门户

三季度持续亏损 “不为拍戏而拍戏”的慈文传媒如何挺过业绩寒冬

2020-10-29 17:15:29 来源:北京商报

慈文传媒还是没能逃脱业绩亏损的处境。10月28日晚间,慈文传媒正式交出最新的成绩单,无论是营业收入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在前三季度的双双下滑,还是当下千万元净亏损的事实,均证明着慈文传媒的日子并非一帆风顺。尽管这背后离不开今年以来影视行业整体受到发展冲击,同时慈文传媒创始人、首席内容官马中骏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疫情期间影视公司应该修炼内功,适应时代的变化,“不能为了拍戏而拍戏,心里要有观众”。那么对于现阶段的经营情况,“不为拍戏而拍戏”的慈文传媒究竟该如何挺过业绩寒冬?

公告截图

三季度持续亏损

10月28日晚间,慈文传媒正式发布2020年三季度业绩报告。数据显示,今年1-9月,慈文传媒共实现营业收入3.38亿元,同比减少60.2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828.25万元。

对于业绩变动的原因,慈文传媒方面在公告中表示,营业收入项目年初到报告期末数出现同比下降,主要系受疫情影响可确认收入减少所致。而今年前三季度,慈文传媒主要确认了存量剧集的多轮发行收入和联合出品项目《三叉戟》《重启之极海听雷》《胜算》及《中国梦之声·我们的歌》的收入。

除此以外,慈文传媒还曾在2020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中提到,报告期内,因游戏行业持续受到国家政策严格管制、游戏产品更加向头部公司集中,公司游戏业务实现业绩较上年同期亦下滑。

慈文传媒亏损的情况自今年初便已开始显现。据一季度报显示,报告期内,慈文传媒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538.34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346.15%,同时营业收入也从上年同期的亿元规模缩水至百万元。

尽管到了二季度,慈文传媒在该季度内实现了盈利,但盈利规模相对有限,未能把公司从此前的亏损中拽出来,使得截至今年上半年,慈文传媒亏损621.17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07.31%。对此,慈文传媒方面表示,今年上半年,公司剧集的生产、发行及播出计划被打乱,影视业务在5月之前基本陷入停顿。目前公司在董事会和经营班子的带领下,统筹规划、调整节奏、加速项目筹备、推进复工复产,为下半年的全面开工打下基础。

而到了三季度,慈文传媒的亏损规模则继续拉大。

多点式布局的双刃效应

慈文传媒自上市以来,最初凭借着《花千骨》《楚乔传》等爆款影视作品走入人们的眼帘,但如今,为了实现进一步发展,慈文传媒早已不再只是一家传统的影视公司,而是深入到文化科技等多个领域。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4年,顺网科技便曾出资1.08亿元向慈文传媒增资扩股,双方计划在IP授权游戏开发以及电影、电视剧、动漫和网剧等视频内容分发领域开展合作。而在2015年,慈文传媒则斥资11亿元全资收购赞成科技,该交易完成后,慈文传媒新增移动休闲游戏研发推广业务和渠道推广业务。

此后,慈文传媒在文化科技领域不断布局。2019年12月,慈文传媒宣布与清华控股成员企业科创智运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据慈文传媒董事长吴卫东透露,双方将成立合资公司,以共建文化科技创新产业园区的方式,探索5G、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等尖端技术在文化产业的应用场景和商业模式,同步开发资源导入和生态搭建的创新模型,缔造涵盖影视、动漫、游戏、科技、文旅、教育等领域的泛娱乐产业高地。

不可否认的是,文化科技背后蕴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潜力,且在去年,我国数字经济总产值便已达到35万亿元,占GDP比重的35%,同时“文化+科技”的组合早已被提升至国家战略高度,其中在《“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中提出,到2020年,数字创意将成为产值规模10万亿级的经济新支柱,并在更广领域形成跨界融合的新增长点。

但文化与科技的融合也不是一条容易的道路,以游戏为例,市场竞争愈发激烈已成为事实,且头部公司已抢占了绝大部分市场份额,给其他公司带来不小的挑战。而据慈文传媒财报显示,2018年游戏产品及渠道推广业务还曾实现营业收入1.77亿元,但到了2019年,便仅为3344.3万元,而今年前三季度,游戏业务业绩同比继续下滑。

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认为,目前不少内容公司均试图借助VR、AR、5G、云游戏等创新科技,来寻找更多的市场契机,因此慈文传媒布局“文化+科技”也是顺从着发展趋势,但此时应更注重以高质量内容为核心、科技为辅。

发力网络短期见效难

面对互联网的发展及未来趋势,现阶段,慈文传媒持续加大在网络方面的布局。今年7月,慈文传媒曾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回复投资者提问称,目前,公司影视业务收入以电视剧和网络剧收入为主;同时,公司积极推进网络电影业务。

而据慈文传媒2020年半年度报告显示,截至该报告披露日,该公司投拍的12部影视作品中有6部均是网络电影,另有3部为网络剧,网络端内容占比达到了超七成,且覆盖玄幻、爱情、动作、冒险、古装等多种题材,而电视剧的数量仅有3部。

从试水并广泛布局网络剧、网络电影《哀乐女子天团》《大地震》,到跟进布局游戏等领域,近年来慈文传媒不断寻求与先进科技和新兴市场的融合契机。吴卫东曾表示,“科技创新帮助文化产业不断地突破传统边界,文化创新反过来又能激发科技的进一步演进,在这种交互过程之中,诞生了不少新产品、新业态,其中相当多的新业态已经实现了国际领先地位”。

值得注意的是,慈文传媒也在布局当下火热的MCN领域。且在今年5月,上海市网络视听行业协会宣布成立MCN专业委员会,慈文传媒正是联合发起单位之一。影视传媒行业分析师曾荣表示,影视公司布局MCN一方面可以带动旗下艺人的曝光度和流量,另一方面可以尝试与影视内容的结合寻找收入增加的空间。

但MCN市场也并非如当下的高热度,给所有入局者带来高额收入。据公开数据显示,预计2020年,MCN市场规模将达到245亿元,同比增速100%,同时MCN机构数量将达到2.8万家,但市场整体增长的背后,则是九成左右的机构处于亏损状态,行业洗牌已在所难免。

针对后期将如何提振业绩、文化与科技融合等领域又会如何布局等方面,北京商报记者联系慈文传媒方面,截至发稿时,暂未得到回复。而在曾荣看来,当下各种与网络相关的业务正快速发展,但同样也意味着更大的竞争在等着入局者,若想从中脱颖而出,并非短期一蹴而就,需要逐步打磨业务来稳固市场地位。

北京商报记者 郑蕊

    午夜一级不卡片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