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9vlhp"></thead>
<menuitem id="9vlhp"><ruby id="9vlhp"><th id="9vlhp"></th></ruby></menuitem>
<thead id="9vlhp"><ruby id="9vlhp"></ruby></thead>
<thead id="9vlhp"><ruby id="9vlhp"></ruby></thead>
<var id="9vlhp"></var><var id="9vlhp"></var>
<thead id="9vlhp"><ruby id="9vlhp"></ruby></thead>
<thead id="9vlhp"></thead>
<var id="9vlhp"></var><listing id="9vlhp"><ruby id="9vlhp"><noframes id="9vlhp">
<var id="9vlhp"><dl id="9vlhp"><progress id="9vlhp"></progress></dl></var>
<thead id="9vlhp"><del id="9vlhp"><noframes id="9vlhp">
<var id="9vlhp"><dl id="9vlhp"><progress id="9vlhp"></progress></dl></var>
<menuitem id="9vlhp"><strike id="9vlhp"></strike></menuitem>

廊坊新闻网-主流媒体,廊坊城市门户

英译本莫言作品反响怎样?译者有时整段漏译被质疑

2020-11-05 10:32:02 来源:北京青年报

首位中国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的文学作品在英语世界反响如何?11月3日,陕西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王西强在中国社会科学网上发表了题为《意义在阅读中生成——莫言小说英语世界读者接受调查》的学术研究文章。他通过亚马逊英文网站搜索发现,目前该网站在售11种莫言小说英译本,读者评价累计623次,评价数排名前两位的是《生死疲劳》和《红高粱家族》。《生死疲劳》的读者评价次数是138次,好评106次,差评32次;《红高粱家族》的读者评价次数是131次,好评91次,差评40次。

通过高频词研究读者反应

王西强称,他通过搜集上述这两部作品的读者评价高频词和关键词,研究莫言小说英译本作为“翻译小说”在英语国家地区读者中的反应。英语国家地区莫言小说英译本的普通读者中有些自称“对中国很有研究”,但也有很多读者自称“读《红高粱家族》是因为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

“从评论文字的语言来看,发表评论读者的批评态度多是诚挚认真的,评论的热点集中在作品的主题、叙述方式、故事的感染力、情节转换、叙述时空转换和翻译质量等方面。”王西强在文中评述道。

叙述方式被读者评论最多

他还发现,读者评论最多的是莫言小说的叙述方式。如对于《红高粱家族》的叙事,好评读者称赞其“叙述有力”“大胆(地拓展了叙述)视域与形式”。

莫言在《红高粱家族》中使用“我爷爷”“我奶奶”等“复合人称视角”,展开旨在拓展叙述者视域和知域的“我向思维叙事”受到部分读者的夸赞,认为这种叙述方式是“来自中国的杰作佳构”;差评读者则认为作品“对‘倒叙’(闪回)的使用太过频繁、多变而令人费解,(故事)情节中的时间前后穿插,读来令人困惑”。

在王西强看来,莫言小说的叙事实验——叙述时空与故事时空转换上的“时空拼接”、叙述人称视角的转换等,导致英语世界读者“阅读不畅”和“审美受挫”。

从审美接受角度来说,上述“差评”恰恰说明莫言在《红高粱家族》中使用的叙述“时空拼接法”和旨在拓展叙述者视域、知域而创造性地使用“复合人称视角”,以及由此开创的“我向思维叙事”对英语世界读者来说是一种前所未见的“陌生化”叙事形式,是其未曾有过的阅读经验,是“莫言体”的新历史主义叙事!“因此,我们可以说,英语世界读者对《红高粱家族》在叙事上的‘差评’和‘拒斥’在很大程度上正源于其未曾阅历过这样独特的作家和这样风格独特的作品。”王西强评述道。

译者有时整段漏译被质疑

迄今为止,莫言共有33篇/部作品被9位英语国家译者翻译成英文、由9家英语国家地区出版社出版并进入英语国家地区文学市场。其中有21篇/部是由美国汉学家葛浩文译成英文进入英语国家地区读者阅读视野,成为英语国家地区“翻译文学”的一部分。对于莫言作品英译本的翻译质量,好评读者都较为一致地认可葛浩文的翻译质量。差评读者中有多人质疑和否定译文质量。

有读者认为,《红高粱家族》“需要重译,小说很好!就是译文拙劣,而且太拖沓”;有读者指出,差评的原因“可能是糟糕的翻译”;有读者指出《红高粱家族》“需要一个忠实、完整的重译本!美国译者葛浩文一定是受到外界压力的影响,时间紧没有耐心翻译,漏译很多。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但凡遇到怪词、难词,他都跳过不译;他跳过了几百个句子、有时是整段整段漏译”。持此类观点的读者多是“忠实翻译观”的拥护者,对葛浩文翻译中的“改译”“创译”“减译”和“漏译”等意见较大。

王西强在文中还表示,从整体来看,莫言小说在英语世界普通读者中还是很受欢迎的,好评远多于差评。莫言作品被不断阅读、品评,作品的“意义”在读者的阅读和评价中不断生成。莫言作品英译本的艺术价值和审美意蕴源起于中文原作,通过翻译在英语世界读者中进行着跨文化的“文本旅行”,其作为英语世界“翻译文学”的“意义”也在不断生成。(记者 张恩杰)

    午夜一级不卡片免费观看